阿婆小说网提供连盈《冒牌千金》在线阅读
阿婆小说网
阿婆小说网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同人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仙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平步青云 不死武尊 武道至尊 奇术色医 武炼穹苍 傲剑天穹 吞噬魂帝 阴阳噬天 都市狂兵 铁血强国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阿婆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冒牌千金  作者:连盈 书号:15382  时间:2017/5/16  字数:8818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舞会之后,为期半个月的商讨会也宣告结束,施先生并没有宣布花落谁家,这意味著第二轮的实地考察将在台湾上演。

  那马尔地夫之行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答案恐怕只有施祖诚自己心里清楚。

  镑自分道扬镳后,回到台湾她便没有再见过他,直到今,重逢让她波澜不兴的情绪再次高涨。

  是啊,施祖诚对于她有著特别的意义,她必须承认这一点!

  两人并没有纠很久,他甚至比她更洒的说离开就离开,只是最后留下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好似…对什么有成竹。

  齐乐回到慕容家的主屋,随意找了一处安静的角落坐下,兀自思量。

  如果有机会,就要善加运用!忽而察觉到屋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深思的神情马上敛下,她的脸上又一片冷凝。

  “齐乐!”慕容添跨进屋里,见著她马上追问:“你今天见到施先生了?”

  微微点头给了慕容添答案,似犹豫了一秒,她才随口说了一句。“消息传得好快。”

  慕容添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但见她并无异于平的神态,也就松懈作罢。“施先生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只寒暄了两句,并没有谈公事。”她多少有些领悟,施祖诚是个将公私划分得异常清楚的人。

  于公,他待人接物的态度极为冷淡深沉,是个精明厉害的算计著,或许还有些不择手段!

  可撇除掉这些,施先生懂得享受生活,也懂得风花雪月,甚至,他似乎比她更做得“浪漫”为何物。

  “我应该亲自去参加张董的宴会。”慕容添有些懊恼的拧眉。

  “爸爸不相信我?”她平静的问道:“我代表慕容家出席会给您丢脸?”

  “不是,只是…”慕容添有些为难的看了她一眼。“你应该清楚施先生的重要。”

  “我很清楚,不过我们不是说好的吗?”齐乐轻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让慕容添有些揪心。“让我多接触家族的事务。”

  “齐乐,你从马尔地夫回来后,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向来只会安静地待在自己的屋里,回来后却变得有些主动。

  “大概是那里的太阳晒多了吧!”她站起来整整领带,走到慕容添面前躬了躬身。“爸,我要继承慕容家不是吗?”

  “怎么?”慕容添皱眉。

  “既然要继承,就该为家族出力,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完成使命,你们也好放心。”

  齐乐回台湾时便提出了要求,说自己想要多参与慕容家的事务,不想再无所作为的待在屋子里闭不见人。

  或许是她的态度坚定诚恳,慕容添答应在她十六岁生日,也就是半个月前正式对外宣布慕容齐乐以继承人身分参与家族事务。

  时间已经走到他们不得不妥协的这一步,种什么因便会得什么果,这是天道轮回。

  可是也只是宣称,实质意义上的继承动作却并不明显。

  “你有这个心我当然高兴,慕容家本来就是要交给你的,只是家族事务庞杂,要循序渐进的代,你也不用急。”

  齐乐的眸光轻了一下,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说道:“身为继承人,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不然,就赢不了哥哥。”

  “别提那个混蛋!”一提到慕容齐修,慕容添马上面怒。“他根本没有资格和你相提并论,慕容家的继承人只能是你!”

  “我知道。”她沉静的神态与慕容添的怒气产生强烈的反差。

  “虽然哥已经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可在叔伯眼中他仍是长子,若我能力太弱,即便继承了也难以让众人信服。”

  齐乐娓娓道来,目光落在慕容添晴不定的脸上,他似隐忍著极大的怒气,又爆发不得。

  “因此从现在开始,我想要靠自己的努力。”

  “你有决心当然好,可施先生不同于一般人。”慕容添的脸色更加不明朗了。

  “可是您大概也看得出来,施先生对我的印象颇好。”齐乐直言,马上察觉父亲探询的目光扫来。

  “施先生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还是…”

  “您多心了。”她面无表情的回道:“施先生只是看我比较顺眼。”

  慕容添目光严厉的凝视了她一会儿,见她始终面不改,才稍稍松了口气。

  “齐乐,你也不用急,爸妈会为你打点好一切。”慕容添的语气转为和缓。

  可惜齐乐不著痕迹地痹篇父亲的眼神。

  他们会打点好一切?对啊,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必须秘密进行,反正他们已经有过经验,说不定让她凭空多出一个儿子来也不是难事。

  齐乐忽然怪异的笑了,慕容添正感诧异,她接著说:“我希望自己能够独立一些,总不能让父母心一辈子,您放心,我会十分小心的。”

  看吧,不难对不对?只要她肯,就能说出这些话。

  “那么,施先生的事,可不可以交给我来处理?”她忽然提出这个建议,让慕容添愣住,有些诧异的看向她。

  他也察觉出施祖诚对齐乐的态度不同于别人,可是这样重要的事,要交给一向深居家中,几乎没有一点资历的她吗?

  虽然一直有让她接受专业的商学、经济学教育,可纸上谈兵跟实战毕竟是两码事。更何况齐乐的情况特殊,能深居简出就尽量不要抛头面。

  可是,她说得也有道理,不可能让她一辈子不见人,但以施先生的精明,齐乐就算再善于保护自己,也难保不会被察觉出什么…

  慕容添心中诸多揣测衡量,种种忧虑浮出脑海,一时之间又厘不出头绪,他静默不语,齐乐却专注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案母爱过她吗?应该是有的。只是这份爱和另外一样东西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于是亲情也可以被拿来牺牲。

  如她这样的人啊,已感觉不到温暖和情,从出生便在这冰冷的氛围中,教她如何懂得喜?如何懂得悲?

  不知道金钱与亲人比起来,孰轻孰重?没失去过,她还真是分辨不出来,不确定谁正谁恶,但她清楚自己想要走的下一步是什么。

  没关系,不是有句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吗?爸爸应该也会感到欣慰的。

  案女两人面对面,却都屏息不吭声,似错过了说话的时机,不知该怎样开口。

  齐乐缓了一口气,说道:“爸,您不用太担心,我只是认为跟施先生多交流一些,会有助于慕容家的事业。”

  “可你也知道我跟你妈妈一直很谨慎的保护你,为了你的将来,我们一直…何况施先生不是一般人。”慕容添的神情严峻。

  “好了,这件事暂时就不要再提了。”

  听罢此句,她似反省般低头,沉默著不再开口。

  这道防线不容易突破,因为太害怕别人识破她的真实别,一旦识破,意味著他们会失去到手的一切?

  “你乖乖的待在家里就好。”慕容添断然决定,且不容拒绝,可话音刚落便见佣人急忙跑进来。

  “老爷,书房有您的电话,是施先生。”

  慕容添的神色一怔,马上道:“快接过来。”酝酿思绪准备应付施祖诚的他,没注意到一旁的齐乐也怔愣了一秒。

  两个小时前,她才跟他意外重逢,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他想干什么?直觉不会是说合作的事,那么…

  齐乐纤瘦的身体神经紧绷,抿紧。

  电话接到主屋这边,开始并无特别之处,渐渐地,便见慕容添在讲电话之余朝她投来怪异的眼神。

  她无动于衷的站著,似无知无觉,直到慕容添挂上电话朝她走来,若有所思的盯著她打量了好一阵子。

  “施先生邀请你去作客。”

  作客?无血的小脸浮现一丝莫名其妙的表情,齐乐的眉心微蹙,有些疑惑。

  英明伟大的施先生想出如此老套的理由,真不像他的作风。

  不过,这或许是不可多得的好时机。

  ***

  施祖诚在电话中的意思是邀请齐乐,及其家人一起到他郊外的庄园小聚数

  话语中,听得出重点是在慕容齐乐,至于家人,不过是附带。

  何况,他应该算准了慕容添不可能任由慕容宅无主,甚至放下急办的公事。

  因为合作案的结果还没有出来,施祖诚的考察团队又让人难以招架,竞争中的各家族皆不敢松懈。

  “感觉如何?”施祖诚带著慕容添一家人将整个庄园大致参观了一遍。

  “环境甚优,地理位置也极好,庄园的格调让人感觉很舒服,看来施先生很喜欢简约风格。”慕容添笑道,心中却暗生惊讶。

  这样好的地,现在已经很难寻觅,就算是鼎鼎有名的豪门也不一定能够夺标,更何况是自建的庄园?

  “这里的一切都还很新,虽然是几年前买下的,但因我极少回台湾,便一直闲置著。”施先生心情不错的闲谈著。

  慕容添也笑了笑,随即正道:“我们来打搅,又劳烦施先生带著参观,实在过意不去。”

  “是我邀请慕容先生来,自当要尽好主人的义务。”

  “能参观如此优美的庄园是我的荣幸,只是在下还有事务身,可能无法多作逗留,还请施先生海涵。”说罢,慕容添意有所指的看了站在自己左侧的齐乐。

  “而且齐乐极少离开慕容家,很多地方不懂,若是打搅到施先生…”

  “没关系。”施祖诚瞥了眼那个瘦巴巴、一直没说话,站在一旁像冰雕的人,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难得我跟小少爷投缘,慕容先生若有急事,我也不便强留。夫人若是愿意,不妨同齐乐一起在这儿小住几。”

  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让齐乐的母亲留下,原本慕容添揣测他会支开他们只留齐乐一人。

  一时间慕容添心中的隐忧又消散了些,他不得不承认,施祖诚对齐乐另眼相看这一点,让他不住有些雀跃。

  这算不算一种暗示,施先生倾向合作的对象就是慕容家?

  慕容添与子伍之华对看了一眼。

  “希望不会给施先生添麻烦。”伍之华说道,同时拉过齐乐。有她在齐乐身边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不会。”施祖诚移了少许目光到齐乐身上,不过她倒是很懂得如何痹篇他的眼神。

  再见时,他已确定她与马尔地夫初遇时有何不同,原本是活在一个谎言中,里头什么都看不清楚。因为被锢得太久,连挣扎都放弃,人虽冷淡,但更多的却是茫然。

  如今她似乎明白之后的路要怎么走,因为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中,闪烁著掠夺的眸光,十分微弱却确实存在,那股冷意也变得带有目的和攻击

  施祖诚有趣的打量著,小女孩的心思变得复杂了,他该高兴这样才使得她多了些人气吗?尽管她只是从一个黑跳进另一个黑

  “先去用餐吧!”

  直到他说出这句话后领先走开,齐乐才在心里松了口气,虽不认为他会当着父母的面说破什么,但迫感仍旧存在。

  明明,就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她算和蔼可亲的了…

  ***

  午餐过后,慕容添分别跟子和齐乐叮嘱了几句,便先行告辞。

  施祖诚因为下午有事情要处理,便吩咐管家负责接待。

  “慕容夫人,还想再逛逛吗?这庄园很大,越往里头走越有好风景。”管家兴致的建议。

  “说起来刚刚只是大略浏览了一遍,我倒是有些兴趣。齐乐,你陪妈妈逛逛好吗?”伍之华有些心动,转而看向齐乐问道。

  “我有点累,想休息。”她意兴阑珊得连声音都很微弱,看上去有些疲累。

  “是因为上午走太久了吗?大概是一直都让你待在屋子里,少有机会在外面走动,所以才体力不足。”伍之华摸了摸她的脸。

  “夫人。”管家先生适时出声。“齐乐少爷的房间已经安排好,不如让我来带夫人参观庄园,让小少爷先去休息?”

  齐乐瞥了这位四十来岁的管家一眼,这人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安排事情也很周详,可见施先生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可是…”伍之华犹豫了一下,转念想起施先生有要事在身,应该没有闲暇时间顾及其他,而齐乐看上去确实有些累。

  “好吧,齐乐你先去休息,妈妈回来就去看你。”

  齐乐点了点头,便见管家唤来一名佣人,吩咐带她到房间去。

  伍之华见她乖乖的跟著去,没有任何异样时,才放下了心。

  “夫人,我们也走吧!”

  “麻烦了。”伍之华客气的道谢,又回头看了看齐乐,才随管家离开。

  齐乐跟佣人走到二楼,步伐忽然顿住,她低声问:“施先生在哪里?”

  “先生?在书房。”佣人因她突兀的举动怔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

  “我自己可以去房间,不麻烦你了。”齐乐冷淡的说道,也没再看佣人一眼,便迳自朝前走。

  “齐乐少爷。”佣人急忙唤道,却见她头也不回、理都不理。

  这慕容家的小少爷真是奇怪,亏她之前还觉得“他”很有气质。

  佣人摇了摇头,见齐乐也快走到房间了,于是才转身下了楼。

  书房…齐乐伸出手,指尖在门把上停顿了数秒,忽然回手,转身离开。

  一上午默不作声的聆听果然是正确的,让她依稀记得施先生讲过书房在二楼的尽头。

  齐乐独自一人走过一间又一间的房间,说她在走其实有些牵强,因为精神没有很好,整个人像幽灵在飘。

  最后她看见尽头处有道虚掩著的门,精神莫名其妙为之一振,没有犹豫的迳自往前走,靠近门边时顿住了脚步。

  里面传出的声音大到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有人偷听,齐乐眸光一闪,仔细侧耳倾听。

  没错,是义大利语,因为父亲曾经为她安排了各种语言课程,所以她能够分辨出是何种语言,但也仅是如此,她并没有语言天分,所以仍是听不懂的。

  脚步略微往前移了一步,她瘦小的身体贴到门上。虽然无论偷窥或偷听,都是恶劣的行为,不过,算了,反正她早就是恶劣的人。

  书房很大,施祖诚坐在中间,站在他面前的是两名男子,其中沉默的一位猜测是中国籍,另一位正慷慨昂的发出义大利语的,大概就是…

  “Isacco(艾萨克),已经提醒过你很多次,在施先生这里不要讲外语。”沉默的中国籍男子终于开口,脸上有一抹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的神情。

  “我知道、我知道,因为太激动了,所以才讲了母语,再说施先生也习惯听这种优美的语言啊!”义大利男子热情地拍了拍身旁同伴的肩膀。

  施祖诚习惯听义大利语?为什么?门外的齐乐愣了愣。确实,一直没有人清楚地了解施先生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起家,但义大利…

  “艾萨克。”施祖诚忽然开口,语调平缓,却见两人马上迅速地摆出严谨的表情。

  “情况就是这样?”

  “是的,施先生。”

  施祖诚沉思了一会儿,起身走到桌前,手臂抱,倚靠在桌缘,与那两人面对面。“你们都清楚我重视人才,所以该留的人即便是用进的方法也要留下来,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他说得不轻不重,似云淡风轻,却见那两人面色凝重起来。

  “我们明白了,施先生。”

  进的方法?什么意思?何等程度的进?为什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便感觉沉重不已?

  “留人的手段,或利、或胁迫、或欺骗,不要来问我的意见,我要见到的是最后具有法律效力的约束,这就行了。”

  “是。”两个人同时重重的点了点头。

  施祖诚微微笑了笑,非但没有缓和气氛,反而让人更加紧绷。

  “总部那边为什么突然有这样大的波动,你们还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是家族残余人士的煽动。”中国籍男子应道。

  “残余势力?”施先生的音调微微上扬。“这些人就让你们束手无策了?”

  “抱歉,施先生,是我们办事不力。”让信任他们的施先生失望是极其失败的事!

  “当初留下那些人,是顾及毕竟出自同一家族,如今既然如此,就给他们一条绝路走吧!”施祖诚言简意赅的撂话。

  话传到书房外,震得屋外某人突然感到耳鸣。

  这样简单的决定了别人的生死?齐乐一动也不动的站立著,只是她没注意到,随著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渐渐游移过来的光线将她的身体投在地面上,身影拉得很长。

  施祖诚的目光落在那道身影的某个点上,一丝笑意溢出角。

  好诡异!身为下属的两人暗自打量,心惊之余不由揣测起来,更同时找寻起让施先生有如此反常举动的目标物。

  “还有事?”

  “呃…您的祖父希望您回去。”

  “晚一些再说。”施祖诚几乎是当机立断的回道,随即笑容扩大。“我还有别的客人,你们先回去吧!”

  别的客人?什么客人这么重要?沉默的中国籍男人和热情的义大利男人头一次志同道合的放慢脚步,磨赠了好半天走不出书房。

  “齐乐,你可以进来了。”

  听见他在里面召唤的声音,齐乐浑身一震,得知他已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刹那间想要转身走开,随即又冷静了下来。

  逃跑的话不就证明她做贼心虚?她有什么理由要逃跑?她原本就是打算来见他的。

  齐乐直了板,面无表情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表情漠然的瘦小男孩?两位正以速离开的男士盯著她,眼中出惊讶与好奇的目光,而她选择视而不见。

  “你们还在磨蹭什么?”直到施先生发出警告,两人才抬脚飞速离开。

  齐乐回头看了一眼,闲杂人等已彻底消失不见!

  “你母亲呢?”施祖诚依然靠坐在桌缘边,示意她走近。

  “被支开了。”明明就是他授命管家将母亲带离她的身边,还多此一问,齐乐有些不的瞪了他一眼。

  “施先生,如此大费周章把我叫到这里来做什么?”

  “想见你。”他也不转弯抹角,声音中带著某种磁,脸上那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忽然让齐乐有些眩晕。

  脑袋一下子有些发,忽然清晰地察觉到自己与施祖诚之间的差距。这个极其理性成的男人,跟她彻底不一样,她可能永远学不来他的风范。

  学不来?她想要学施祖诚?齐乐被自己心中冒出来的想法惊住。

  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还是认为只有成为他这样的人,才有掌控一切的力量?

  “这颗脑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胡思想?”忽然施祖诚一把将她拉到身前,双手将她圈住。

  “施先生你很了解我吗?”齐乐抬起头看着他,眼中有著自己也没察觉的疑惑和茫然。

  如果没有遇见他,自己会怎么样?是重复著被囚的日子?还是想要跳束缚却只能垂死挣扎?

  他是她真正认识的第一个外人,他的力量大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取和依附。

  明明两人之间有那么多的不同,有天差地别的距离,可从施先生凝视她的目光中,能感觉到被熟悉的气息包裹着。

  她知道,施祖诚对她很好。

  “没有谁能彻底了解谁,我也不是很了解齐乐,这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比起你自己、比起慕容家双亲,我会更想要疼爱你。”施祖诚将下颔抵在她的头顶。

  齐乐仿彿傻掉般听进他的一席话,他说的…是真心话吗?以施先生的人格,应该不层于欺骗她这种人吧?

  为什么是她呢?她是在黑暗中被压抑著生长的草,没有人会眷顾,连自己都不想顾影自怜,为什么产生羁绊的人,是她跟他?

  不明白,她不明白!想不通也难以理解。

  “施先生,你真的很奇怪。”她喃喃自语,他听进耳里,但角仅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不懂事的孩子,对别人的好意一点也不领情。”

  “因为施先生根本不是会散播好意的人。”齐乐在他怀中转了个圈,单薄的身体靠在他身上,难得的恬淡安详充盈在两人之间。

  “因人而异,就像不会有人相信,我中意你的心情是真的,应该有很多人会觉得我只是玩玩的而已。”

  “你真是无葯可救了。”齐乐莫名地感到有些尴尬,一向白皙的脸色也染上了红晕。施先生的温情会让人承受不住,更何况从来没有人说过喜欢她。

  “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施祖诚将她抱紧。这女孩太瘦了,轻而易举就可以揣进怀里。

  他身上纯粹的男气息,特有的麝香味道,手掌与臂弯的力度,跟她不一样的身体,温柔地将她围绕起来。

  生平第一次,她感觉自己是个女的。 wWW.aPoXs.cOm
上一章   冒牌千金   下一章 ( → )
阿婆小说网为您收集整理并提供冒牌千金最新章节,《冒牌千金》是作者连盈的倾力之作,冒牌千金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阿婆小说网,阿婆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冒牌千金免费在线小说阅读网站。